祀酒

[于郑]生病那些事(下)

-于郑生病照顾梗

-  @空犬   点文

-私设手提电脑可以玩荣耀

-说好的照顾呢

-OOC OOC OOC


 锋芒慧剑23:36:07

  晚安

  可能是因为这里没有开窗,他突然觉得房间里空气流动的速度要比其他地方慢上一些,以致于他的心情都变得压抑了几分。他用最快的速度退出了于锋的QQ——本来他就没有八卦的打算,只是现在更加不想去翻看究竟有什么事情可以聊到晚上十一点。郑轩决定要开一扇窗通通风,然后顺手拿走了一罐可乐。

  不管是在假期还是其他时候,登陆职业选手的账号供人围观都不是明智的,不过郑轩还是拿出了左边口袋里的枪淋弹雨,原因是离左手近一些比较方便。隐身登陆的枪淋弹雨顶着这个显眼的ID闪进了竞技场,当他完成了将房间密码设置成0922这个动作后,忽然想起自己对着空荡荡的擂台似乎什么也做不了。
  毫无疑问他的好友列表里也是清一色的灰暗,郑轩觉得再这样下去他可能会堕落到去数一数观众席上有多少个座位。郑轩手机设置的十分钟计时闹钟恰好响了起来,他抬头看了看于锋紧闭着的卧室门,终于觉得自己有事情可做。郑轩考虑了不到一秒钟就直接点击锋芒慧剑的ID发送了私信。
枪淋弹雨:几度?
锋芒慧剑:38.1
                 前辈为什么这样问?
枪淋弹雨:闹钟响了.量够时间了
                 于锋你还真没有去卧床休息,被我抓到你偷偷打荣耀,有什么想解释的吗?
锋芒慧剑:不,前辈我正躺着休息,只是恰巧在打荣耀而已。
  从于锋发出这句话开始算,在默数三下的时间内卧室门毫不意外地被猛地推开。他甚至没来得及拯救出自己的账号卡,仅剩的一部手提电脑就被没收,并且在郑轩一系列爆手速的操作下瞬间黑屏关机。
  “前辈...”于锋耸了耸肩,抬起头对现在比他高得多的郑轩说,“毕竟我也是蓝雨的队员,多玩荣耀可以增强与角色的契合度,有助于蓝雨卫冕冠军啊。”郑轩再一次决定坐在地板上,不紧不慢地道:“看来我不得不代替喻队批准某位勤奋队员的病假,没有退烧之前不准训练!”
  照顾病人这种事情,真的不是一般的压力山大啊。郑轩没有发觉自己开始不由自主地观察起于锋的卧室,一时之间这里安静得只能听见于锋和郑轩两个人的呼吸声。紧接着,郑轩勉为其难地接受了他的注意力正停留在床头柜上的一盒糖这个事实,而且非常愉快地发现于锋并没有睡觉的打算,正在看一本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的书。他思索了一下到底要怎么说才不会显得突兀,但很可惜他没有找到方法,不过他也很乐意打破现在这种令他不自在的安静:“于锋,我认真地照顾了你很久对吧,是不是应该给予一些...奖励?”
  “郑轩前辈,请体谅一下病人的心情。”感觉头更痛了的于锋即使完全解读到郑轩的想法,也一点都不打算理会他,为什么我会摊上这样的一个前辈 ——当然,郑轩不会允许他一直这么沉默下去,于锋再不说话他一定会昭告天下。
  我想吃糖。
  真的只是想吃糖而已。
  “...前辈想要什么奖励?”
  “糖”
  “奖励怎么可以这么寒酸?”
  于是最终郑轩还是如愿以偿地得到了床头柜上的特浓牛奶糖,然后在无视了于锋目光的情况下,拍了拍裤子上应该会存在的灰尘,坐在了于锋的床上。对于这种完全没有身为客人的自觉的行为,于锋不能不思考一下什么时候他们已经熟到这种地步了。可惜处于高热状态下的大脑完全无法给出一个逻辑正确的答案,因此也完全无法理解郑轩接下来说的这句话。
  “于锋,你喜欢黄少吗?”
  郑轩确信自己只不过是因为房间里的空气太压抑了,想挑起一个话题来缓和一下沉郁的气氛,肯定是于锋的眼神太过诡异,所以他不知道触发了一个什么诡异模式,才会说出这种已经不能用不可理喻来形容的话。“郑轩你没事吧,也发烧了吗?”于锋冷静地选择了不再称呼这位不靠谱的队友为前辈,并且在郑轩意料中一样回避了这个问题,同时郑轩在意料外地感到有点失望。于锋伸出手像郑轩之前一样探了探后者额头的温度,而郑轩则顺势躺了下去,自从于锋的逻辑被高温燃烧得一干二净起,他就不再能察觉出郑轩的行为有什么不妥。
  几乎是不假思索的,于锋将手里的书放到一边,俯下身蜻蜓点水般在郑轩唇上落下一吻,轻笑着反问:“你还觉得我喜欢黄少吗?”这个时候郑轩绝对不会再不合时宜地想到其他事情,于锋的声音也再次响起。
  “前辈喜欢这个奖励吗?”

 -end-

#论黄少天和于锋的QQ聊天记录到底是什么

夜雨声烦 23:31:39

于锋我居然现在才发现你在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玩阴谋!说什么手机有锁屏输密码的时候不让我们看,输个密码都那么久还是职业选手的手速吗,而且我想起来了你的手机哪有密码!你肯定是趁那段时间把通话记录前几个删了,好让郑轩的排在第一对不对?

锋芒慧剑 23:32:11

但是通话记录第一的是10086

夜雨声烦 23:32:54

你就这么理直气壮地承认吗/刀,10086又怎么样,歧视10086不是人吗你这叫种族偏见懂不懂

锋芒慧剑 23:33:11

抱歉副队我喝醉了看不懂你在说什么/微笑,而且现在很晚了我要休息了再见

夜雨声烦 23:33:42

!于锋你最好祈祷回蓝雨的时候不要被我看见,不过今天看在夺冠的份上本剑圣就先大人有大量地宽恕你。晚安

夜雨声烦 23:34:13

于锋你敢不回复我有没有礼貌啊,好吧本剑圣当你暂时没看见

可是怎么可能过了这么久都没看见难道你无视我了吗

夜雨声烦 23:35:01

晚安晚安晚安晚安晚安晚安晚安晚安晚安晚安晚安

现在总该看到了吧快点说晚安!

锋芒慧剑23:36:07

晚安


[于郑]生病那些事

 -于郑生病照顾梗

-  @空犬   点文 手指都冻僵了还打了这么多字你看我对你多好

-私设手提电脑可以玩荣耀

-说好的照顾呢

-OOC OOC OOC


  “前辈明天有空吗?”于锋编辑完这几个字,点击发送之后两三秒就听见了短信回复的提示音。

  “有。”对方只回了简简单单的一个字,但这个字却正中于锋身边起哄的那群人的下怀,于是他在一片笑声中再次点击了发送键。“那前辈明天能来我家一趟吗?有事拜托。”很快他又听到“叮”的一声,又是一个字——好。于锋将手机递给坐在对面沙发上的人,用一种近似无奈的语气问:“这样可以了吧?”

  那人还没开口,他旁边栗色头发的青年倒先抢过他的话头,说:“于锋啊其实严格来说你这样是不可以的!因为这次大冒险说好了是让最近通话记录第一个的人明天去你家陪你,愿赌服输啊怎么可以改成‘有事拜托’?这次不算数!队长你说是不是…”

  于锋不知道在黄少天如此之快的语速之下,他该求助上帝还是求助队长,最终还是求助上帝无果,得到喻文州的默许后借口喝醉了回家休息。

  其实经历了高强度的比赛、被灌了无数杯酒、洗了一个冷水澡之后,第二天早上发高烧也不是什么难以预知的事情,只不过于锋表示他真的一点都不喜欢这个突发情况。

  而于锋继察觉自己发烧之后发现的第二件事,是他起晚了。不幸的是,他现在可以清楚地听见门铃几乎是在下一个瞬间就响了起来。于锋望着自己身上的睡衣,十分难得的犹豫起来。不过显然,在有些失礼和怠慢前辈之间做出选择,并不是太困难的问题。

  郑轩完全没有料到给他开门的这位后辈会穿着睡衣,在他惊讶的目光洗礼下,于锋不自然地理了理他一点都不乱的领子。他正尴尬地思索该如何开口,倒是郑轩将他拯救出这个烦恼:“你还没睡够吗?正好我也困了,就这样吧,你睡床我睡沙发。”

  于锋下意识地让出路,郑轩理所当然地往里走,只是在经过于锋身边时突然停下来。郑轩将他插在上衣口袋里的手伸出来,直接探了探于锋额头的温度,说:“果然发烧了啊。”他环视了一下于锋的客厅,“真是麻烦啊,早知道我就不来了,在家里躺着打荣耀多好。”于锋终于理解完这一段话后,郑轩已经自顾自地走进了厨房,严重怀疑自己反应迟钝了的于锋连忙道:“前辈如果觉得麻烦的话不用留下来,我自己一个人就行。”

  郑轩的声音从厨房的方向传来:“白开水、退烧药、体温计和退热贴在哪里?于锋你是病人给我去卧床休息。”当贴着退热贴、捧着一杯温热的白开水的于锋坐在床上量体温的时候,郑轩已经放弃了寻找一张椅子这个念头,干脆坐在看上去还算干净的地板上。“你看,我已经尽职尽责地完成了照顾病人这个任务,所以说,我可以去躺着打荣耀了吗?”于锋忍住了吐槽‘躺着可以打荣耀吗’的冲动,前辈果然不会照顾人:“手提电脑在沙发旁边的茶几上。”

  于锋的电脑桌面只有七八个图标,相比起郑轩满屏的桌面,除了‘格外干净’之外根本找不到其余的形容词。

  “您的好友夜雨声烦向您发送了一个窗口抖动”

  郑轩发誓他绝对没有偷看别人QQ聊天记录的嗜好,他只是因为窗口自动弹出而顺便看见了历史记录的最后一行。

-tbc-